您好,欢迎光临!   请登录 免费注册    
  您的位置:电子变压器资讯网 > 资讯中心 >  汽车电子 > 正文
谁才是新能源之都 | 最强VC合肥的操盘秘籍
[发布时间]:2021年4月2日 [来源]:未来汽车日报 [点击率]:297
【导读】: 合肥“赌”赢了,年轻人也回来了。  2020年,新能源汽车股票集体上演疯狂飙涨,蔚来市值年涨幅超过12倍、特斯拉更是站上全球车企市值之巅。新能源汽车产业一片火热,引发各地政府极大投资热情。上海、合...

  合肥“赌”赢了,年轻人也回来了。
  2020年,新能源汽车股票集体上演疯狂飙涨,蔚来市值年涨幅超过12倍、特斯拉更是站上全球车企市值之巅。新能源汽车产业一片火热,引发各地政府极大投资热情。上海、合肥、南京等城市“抢项目”、“抢人才”,一场关于“新能源之都”的角逐悄然开场。本篇为《谁才是“新能源之都”》系列报道第一篇。
  拿到合肥政府的70亿元投资之前,蔚来可谓命悬一线。
  2019年亏掉112.9亿元后,蔚来又遭受疫情雪上加霜,最困难的时候,恨不能一分钱掰成两半花。蔚来合肥先进制造基地总经理辜向利向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回忆,去年3月,他和蔚来执行副总裁兼质量委员会主席沈峰以及二三十个总监每晚开会到凌晨,商量每一笔钱该如何支配,“我要知道第二天会不会有哪个零部件无法到位?”至少,辜向利要保证工厂的生产环节正常运转。
  辜向利坦言,那段日子很拮据,资金分配需要精确到以万元为单位,甚至支付货款的顺序都要慎重决定,“以保证资金高效利用”。
  因此,当2020年4月合肥决定向蔚来“慷慨解囊”时,外界视之为“一场豪赌”。
  资金落地后,蔚来境况逐渐好转。“工厂进入正常的采购、付款状态,”辜向利无需每天开会协调资金,款项规划的周期也慢慢调整为每两周、甚至是每月一次。2020年下半年,蔚来股价飙升20倍,销量也屡攀历史新高,合肥政府被戏称为“最牛风投机构”。
  合肥“赌”赢了。当然,这并非合肥第一次成功“下注”。2008年,合肥曾拿出当年财政收入的一半投资京东方,该项目为合肥带来300亿元收益。2017年,合肥出资144亿元与兆易创新建立合资公司合肥长鑫,该项目帮助合肥在半导体领域实现了从0到1的突破。
  为何合肥对新能源产业如此笃信?今年1月,安徽省经信厅厅长牛弩韬曾表示,发展新能源汽车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既可促进节能减排,也能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
  越来越多的新能源企业选择驻扎合肥。自去年以来,特斯拉汽车销售服务(合肥)有限公司落户于合肥肥东经开区。大众合肥制造基地正式开工,吉利将与安徽省政府共同推进制造业产业集群建设,零跑也有意在合肥建造工厂。
  按照规划,到2025年,合肥新能源汽车产业规模将超过千亿,整车产能达到100万辆。合肥正倾力将自身打造为“新能源之都”,在这片土地上,“汽车人”们也有了新的梦想与彷徨。

  被新能源改变的土地与人
  新能源产业降临,彻底改变了这片土地。
  2016年,位于合肥市蜀山区宿松路的蔚来合肥先进制造基地(以下简称“蔚来合肥工厂”)还是一块漏斗型湿地。“刚来这里时,晚上很难打车,师傅们觉得这里太偏,来一趟空驶距离太长不划算。”辜向利回忆道,那时,合肥的新能源整车项目屈指可数,除了江淮汽车生产部分新能源车型,“几乎没有其他新能源车品牌”。
  2016年4月,蔚来与江淮宣布合作,由江淮代工生产蔚来产品,一期产能规划5万辆。当年10月,蔚来合肥工厂开始建设。历时18个月后,该工厂建成投产。
  如今,这里停车场停满了车辆,马路上时不时有车辆穿行而过,距离工厂2公里左右的街边也出现了饭店、奶茶店和宾馆,多了几分烟火气。
  随环境发生改变的,还有一个个裹挟于时代洪流中的人。
  新工厂建成后,江淮从4个乘用车工厂选拔了一批优秀的工人派往蔚来合肥工厂负责一线生产工作,技术和管理人员由江淮和蔚来的人员共同组成,两方各占50%。
  江淮老员工杨海涛就这样来到蔚来合肥工厂,从生产燃油车转为新能源汽车。据杨海涛透露,像他这样渴望“转型”的传统汽车人并不在少数。
  对于杨海涛来说,“掌握基本的新能源车生产工艺并不难”。针对这些老工人,蔚来制定了17个工作日的专项培训计划,包括看板要求、班组管理要求、工艺技能标准等,要求大家“背工艺、接受抽查、跟着师傅工作,(考核合格后)再上岗”。
  角色的转变,似乎挺轻松,但带着互联网基因的造车新势力,仍然给这批来自传统车企的汽车人带来不小的冲击。
  “江淮是传统的国企文化,蔚来则烙有互联网印记。互联网公司没那么多复杂流程,一切讲究快。”辜向利曾告诉“杨海涛们”,“不要指望有两三个月的适应期、培训期,来这里的第一天就要投入战斗,边干边学”。
  相比企业文化差异,真正令这些传统工人“不适”的,是“软件定义汽车”带来的改变。
  操作工王明明感叹,当软件设备通过OBD接口“上车”时,他们需要熟悉人机交互界面操作流程以及涉及到的固定代码,“很多软件的代码没有完全汉化,还需要用到简单的英语”。软件下载完成后,相关同事还需要学习电检、软件故障诊断、自动驾驶功能再验证等“新本领”。
  “产品改进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王明明介绍,用户可以在蔚来App上提出建议,若与生产制造有关,且被工程师判断合理、可以用在新版本后,该建议会传递到工厂,相关技术人员根据这些建议刷写软件。相比之下,传统车企的控制模块一般由供应商刷写好指定版本后再进入工厂,由工厂完成安装并激活,改进周期较长。
  晚上6点半,蔚来合肥工厂进入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刻。一线生产员工分为上下班两股人群,交织而过。
  “为了提高生产进度,蔚来合肥工厂的涂装、冲压和焊装车间施行双班制,因此,一部分人晚上5点半上夜班,凌晨2点半下班。”江淮员工徐子未表示(蔚来合肥工厂员工编制属于江淮)。
  虽然徐子未所在的总装车间是单班制,但也免不了需要加班。令人欣慰的是,加班会有相应补贴,总体而言,“比在传统车企工作时每个月能多赚2000-3000元”。
  自去年年中开始,蔚来订单数量逐月攀升,悬挂在车间里的“单日排产计划”上的数字也快速变化着,不断加快的工作节奏“鞭笞”着工厂里的每一个人。
  据徐子未回忆,去年10月,蔚来单日排产数为200多辆。今年3月中旬,这个数字飞涨至400辆。按照蔚来创始人、董事长李斌的计划,今年底蔚来合肥工厂的产能将达到30万辆,即单日排产1200辆(双班制)。“为了完成产量,必须保持战斗状态。”
  这是徐子未不曾体会过的“疯狂”。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投稿箱:
   电子变压器、电感器、磁性材料等磁电元件相关的行业、企业新闻稿件需要发表,或进行资讯合作,欢迎联系本网编辑部QQ: , 邮箱:info%ett-cn.com (%替换成@)。
第一时间获取电子变压器行业资讯,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电子变压器资讯”或者“dzbyqzx”,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电子变压器资讯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活动!
温馨提示:回复“1”获取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