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请登录 免费注册    
  您的位置:电子变压器资讯网 > 资讯中心 >  光电产业 > 正文
2019年一季度接近尾声,留给光伏新政的时间不多了
[发布时间]:2019年4月1日 [来源]:南方能源观察 [点击率]:692
【导读】: 海外市场的火热,令光伏企业渐渐从“531政策”中恢复忙碌。然而对于主管部门来说,即将过去的一季度倍感压力。  在发起多轮征求意见之后,2019年光伏新政始终没有敲定最终版本,今年国内光伏市场至今未...

  海外市场的火热,令光伏企业渐渐从“531政策”中恢复忙碌。然而对于主管部门来说,即将过去的一季度倍感压力。
  在发起多轮征求意见之后,2019年光伏新政始终没有敲定最终版本,今年国内光伏市场至今未能启动。不少以国内市场为主的光伏制造企业,开始调高海外业务份额的占比预期。国内光伏发电装机能否在剩下三个季度里完成“稳中有进”的预期,也得打上一个问号。
  决策艰难背后,涉及多方博弈以及大量待解存量问题。此前业内普遍预期,今年光伏新政有望于3月底出台,若按此看时间上所剩无几。近期亦有传闻,出台时间可能顺延至4月。
  “时至今日,(经过)一个季度的酝酿和讨论,(已经)形成比较稳定的政策框架。”在 3月12-13日举行的“第四届光伏发电设计、工程及设备选型研讨会”上,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心副主任陶冶发表演讲时提到,“当然一些细节还在进行调整。”
  据其介绍,从1月份开始,财政部和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不断出台并征求意见,项目管理到目前为止征求过三轮意见。虽然还未以正式意见稿向社会发布,但大体方向比较确定。

  政策框架基本确定
  补贴怎么办?电价怎么定?规模怎么管?是目前已经形成的稳定政策框架的三个方面。
  “补贴比较清晰,财政部希望新增补贴能够形成比较稳定的规模。”陶冶表示,目前大家听到的30亿的补贴规模应该比较确定。2019年1月5日,财政部召开了“关于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政策”座谈会,关于“30亿”补贴规模的说法也是在此次会议后流出的。其中,光伏扶贫与户用项目会进行单独切块化管理。
  项目管理方面,主管部门采取了“两条腿”并行的思路,一方面推进有补贴项目规划下的管理,另一方面是推动平价上网项目的建设。后者由于不享受补贴,在规模上无明确限制。
  在核心的价格政策问题上,陶冶提到,如何加强市场化定价机制的政策设计思路,还有待于调整。不过价格政策的框架是确定的:包括区分三类资源区的价格在0.4元到0.55元/千瓦时左右之间;对于一般工商业分布式项目、户用分布式项目分别给予0.1元/千瓦时和0.18元/千瓦时的补贴强度。
  此外,招标上限电价按照季度性进行调整,确定从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开始,按每季度下降0.01元/千瓦的时序不断调整竞价的上限价格。
  竞价方式上,普通地面电站和一般性工商业电站要参与全国一体化的竞争性配置方法。此前光伏行业有不少声音呼吁以省为单位来执行,原因是各省光伏资源禀赋不同,燃煤标杆电价存在差异,土地成本也有区别。
  然而主管部门的顾虑在于,一旦按省划块,容易产生寻租空间。
  “我们承诺按照竞价政策开发的光伏项目补贴能够按时发放。”陶冶表示,“也就是说需要时间换空间解决存量补贴拖欠问题。对于2019年新增项目在30亿补贴资金覆盖范围内不拖欠,也是财政主管部门给出的一个利好。”
  正泰新能源总裁陆川博士表示,不管最终采取哪种方案,市场化竞价的机制肯定对光伏市场利好。竞价的模式可以让市场去发现技术,只要做到度电成本低,竞价的时候就有优势。而且今年政策的所有补贴是都给增量,保证了中国光伏发电装机的体量还可以继续上去。
  竞价制之下,陆川表示接下来地面电站的争取方向分为三轮,最为确定的是争取领跑者项目,在过去三轮领跑者项目中,正泰新能源是唯一持有电站的企业;其次是有合适的地面电站,按照国家要求参与竞价;最后再是建设平价基地。
  在其看来,平价基地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土地成本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包括资源税的征收以及接入条件能否满足。而且从全国来看,资源条件优质的地方集中在几个区域,如果大量企业集中过去,容易将土地成本炒高,导致非技术成本高企,反而使得项目有可能做不起来。
  在最近一次发言中,陶冶透露2019年光伏新政对项目结转部分进行了特别说明,将给予0.3GW指标来保障2018年下半年已并网新增户用项目。而且他预测,2019年度光伏新增并网规模在45GW到48GW之间。

  增加“附加”难度大
  两会上,不少光伏企业代表呼吁以增加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的形式,来弥补光伏电站被拖欠的存量补贴缺口。对此,在陶冶看来,在目前的政策语境下,操作的难度非常大。
  他提到,这种操作更多是财务主管部门上的协调和沟通,但是在(今年)两会报告上,总理提出要进一步梳理政府性基金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在这个大背景下,再去增加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再去把重大水利基金调整过来,可能性不大。
  “对于下一步新增资金缺口以及每年度累计补贴资金,基本上没有一劳永逸的办法。既不可能依靠电价附加调整一次性调整到位,也不可能完全依赖哪天财政预算能够拨出大量资金一次性把缺口不上。”陶冶说。
  据了解,如果不加以调控,每年新增收支不平衡补贴缺口在700亿以上。在调整后的新的思路下,财政主管部门希望按照目前电价附加水平,每年有新增补贴金额能够覆盖新增装机带来的新增补贴需求。
  “也就是说先实现一个小目标,补贴年度收支平衡缺口不要再扩大,然后再去讨论怎么解决累计缺口。”陶冶表示,“这是我们提出来的,对于每一年可再生能源新增补贴资金需求的最为根本、最为简单的管控目标。”
  更进一步,跨区输电通道的配套光伏项目是否纳入到30亿的补贴规模中,还需要新政的细化和明确。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投稿箱:
   电子变压器、电感器、磁性材料等磁电元件相关的行业、企业新闻稿件需要发表,或进行资讯合作,欢迎联系本网编辑部QQ: , 邮箱:info%ett-cn.com (%替换成@)。
第一时间获取电子变压器行业资讯,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电子变压器资讯”或者“dzbyqzx”,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电子变压器资讯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活动!
温馨提示:回复“1”获取最新资讯。